《海天雄鹰》: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力作

《海天雄鹰》: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力作

近日,军事题材电视剧《海天雄鹰》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国之重器亮相电视台,一代试飞英雄形象跃然荧屏,吸引广大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的目光。

《海天雄鹰》以真实事件为蓝本,首次在荧屏上揭秘被誉为“刀尖舞者”的航母舰载机试飞员的训练和生活日常,展示以谢振宇、秦大地、余涛为代表的顶尖飞行员从遴选到训练,再到着舰起飞的成长历程。在海军副司令员衣正邦的带领下,他们从零出发,突破层层技术壁垒,成功攻克舰载机着舰和起飞技术这一世界性难题。

全剧开篇,简洁有力地叙述了几十年前,新中国尚无航空母舰这一国之重器时,强国杖持自己已拥有航空母舰,派遣战机侵入我边境上空,并与我飞行员对峙的事件。这种直面现实、揭示矛盾的现实主义镜头语言和影像风格,一下子把观众带入“国家安危、匹夫有责”的特定审美情景中,使作品产生了强大的艺术吸引力。接着,故事的主人公余兆年、秦大地、余涛、陶斯勇等相继登场,共同谱写了中国海军进入航母时代后,海天雄鹰壮志凌云、强军强国的动人篇章。

这部作品将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相结合。正如编剧朱秀海所说:“浪漫必须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并把现实融进浪漫的英雄主义故事中去。”这番创作感悟是对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相结合创作方法的精准把握,也为我们理解电视剧《海天雄鹰》提供了一把钥匙。

《海天雄鹰》中的现实主义精神,首先表现在它直面当今世界正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视国防建设,尤其是中国现代化海军建设进入航母时代后面临的巨大挑战,敢于揭示矛盾,从而使作品具有了现实主义的深度、广度和力度。有没有自主自制的航空母舰,事关国家安全和人民幸福。《海天雄鹰》通过历史的回顾、现实的观照和环环相扣的故事讲述,把这种深刻抽象的国防意识艺术化、形象化地传达给观众。

其次,《海天雄鹰》的现实主义精神,还表现为它在塑造人物形象时自觉摒弃二元对立、非此即彼、不好就坏的单向创作思维,而代之以全面把握、兼容整合、是其所是、非其所非的辩证和谐的创作思维,使人物形象既真实立体、栩栩如生,又可信可亲、感人至深,为作品增加了现实温度。作品将秦大地在工作中的信念如磐、不辱使命展现得酣畅淋漓,同时也呈现了他作为爱妻子的丈夫、疼儿子的父亲、孝顺父亲的儿子等家庭形象。当妻子乌晓以照顾因遗传性基因缺陷而瘫痪的孩子为由,逼秦大地转业时,秦大地表现出愧疚、无奈心境下的执意坚守,使这个人物更加真实立体。

正是基于这些现实主义情节,《海天雄鹰》灌注于全剧的浪漫主义情怀才真真切切,更富有感染力。谢振宇一直怀揣着挑战秦大地,并取而代之成为新“海军空王”的信念。但当他在试飞训练的半决赛中败给秦大地、余涛,获得第三名后,竟打报告请辞,要离开试飞大队。最终,秦大地以质朴恳切的话语激励他,师父吴惊天以自己挑战秦大地五次失败仍不放弃的坚守气节感染他,使他领悟了“一心为国家利益,自知自胜才是英雄”的道理。谢振宇的精神成长,以“率领中国舰载机机群在辽阔海空上展翅翱翔”为目标,受试飞英雄们“海空雄鹰精神”的激励鼓舞。这个形象的成功塑造,充分印证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相结合的创作具有强大生命力。

不仅是秦大地、谢振宇,《海天雄鹰》还对其他军人形象进行细腻刻画,体现他们在特殊时刻那种超出平凡人的刚毅果敢,以及日常生活中那种不畏艰难的执着坚守,让观众尤其是青年人被剑指深蓝的豪迈决心和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力量深深感动。(作者:仲呈祥,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光明日报》(2024年06月19日 15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1416587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